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径中博

风雨去也,彩虹霁月

 
 
 

日志

 
 
关于我

"径",路也。 “径中”,亦为“事业路、人生路中”,一路前行,尝多个中多味, 本博主,中高,学科带头人,名师班学员,20余年教历,课改20年,曾赴南昌学习“张富教学法”,见过“名师名校”颇多,有一点点语文见解,也参与学校管理,于农村教育现实“窘境”中开本博以一抒已见,亦为语文课堂教学的网络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是什么,使李双江之子从美好少年变得如此丑陋?  

2013-02-25 09:53:54|  分类: 家长学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双江之子为何很快再涉案

是什么,使李双江之子从美好少年变得如此丑陋? - hzyhjszx - 径中博

 

是什么,使李双江之子从美好少年变得如此丑陋? - hzyhjszx - 径中博

 

是什么,使李双江之子从美好少年变得如此丑陋? - hzyhjszx - 径中博

 

是什么,使李双江之子从美好少年变得如此丑陋? - hzyhjszx - 径中博

 

是什么,使李双江之子从美好少年变得如此丑陋? - hzyhjszx - 径中博

 

犯罪学家称李天一家庭关系不正常:场合中没有夫妻之间、与孩子之间“目光”交流、肢体接触。

http://v.ifeng.com/ent/mingxing/201303/5e6c7e13-d775-4f99-a732-3fa900a3f6ba.shtml
 
李天一,不只是传说中的样子

http://yiduiread.blog.163.com/blog/static/21151706420132761725938/

 

导语

本月20日,著名歌唱家李双江之子李冠丰(原名李天一)因涉嫌参与轮奸被北京警方逮捕。这个时间点距离李冠丰从劳教所获释还不足半年。

2011年9月,李冠丰因打人砸车被公安机关决定收容教养一年。为何接受了一年“教养”后,这位少年反而很快牵涉进了性质更恶劣的案件?
我思:看了上面的照片,孩子“性本善”,看上去是多么美好的少年,多么幸福的家庭!现在全没了,作为父母,应能体会得到李双江夫妇的痛苦。是什么所致?当然有他们家庭教育(比如溺爱等),但看了下方,可能会引发你的思考,就是我们网络、新闻的功利性,社会的人“仇富”心理和现实。

  作为教育者,特别是校长、班主任,还应从此新闻事件中思考:如何“重教育”,把教育做在前,落实到课堂,而不是只为分数,而“摧残”式的应试。想想自已的孩子在讲台下,在这个班、这个校,自己应如何创建良好的“教育生态”。】



01
未成年人重新犯罪与其“个性”有关

实际上,未成年人重新犯罪的现象并非中国独有,美国哈佛大学的著名犯罪学家格卢克夫妇在上世纪20年代左右开始追踪1000名平均年龄在14岁的少年犯,5年后其中还能统计到的905人里面,有798人有再次犯罪记录。格卢克夫妇认为如此高的重新犯罪率,源于这些少年犯在童年期就养成了反社会性的人格,而具有这种人格的个体,将更容易犯罪。英国剑桥大学发表于1992年的研究报告也指出,那些在14岁左右表现出攻击行为、恃强凌弱、大胆、冲动特性的少年,更容易走上犯罪道路。

学界普遍认为,对少年儿童的放纵型溺爱,将使其形成自我中心主义,这类孩子骄横跋扈且对他人没有同情心,这种个性将成为其成长道路上的危险因素。溺爱孩子的家长对孩子百依百顺,有求必应,没有原则,常当众夸耀孩子的长处和优点,处处为孩子的缺点辩解。据媒体报道,李双江就是这样一位家长。

李双江对孩子的溺爱,可能从孩子出生就开始了。李双江在访谈节目谈到自己得子的喜悦时,称孩子出生后三天三夜自己一眼未合,连妻子梦鸽都忘了理会,就守着孩子所在的保温箱,即便在302那样条件好的医院里都怕保温箱上插的线被人踢开。在李冠丰7岁时,李双江一家参加电视节目,李双江满脸自豪的说自己儿子这也好、那也好。李冠丰11岁时,李双江做客新华网,谈到自己儿子时说“我儿子学什么都很灵。舍不得打他……,还没有打,自己的眼泪先掉下来了”。李冠丰15岁时,李双江可能已经察觉到儿子的叛逆,但他在访谈节目称“你不可能要求他什么都好,孩子处于青春期,他很有个性,很有棱角,那他才叫孩子,所以你想让他那么听话,那么规矩,按照你的意志那不可能,他要不照你的走是正常的,照着你走他是有病了,所以你心态也不要着急”。可是李双江这一“不急”,孩子已经走偏太远,再想急也晚了。


严厉的惩罚也是未成年人重新犯罪的推手

英国著名犯罪学家莫里森认为监禁会将一个天真的少年犯罪人变成一个顽固的、习惯性的犯罪人,只有在迫不得已时才能使用监禁,监禁机构不可能教给少年犯罪人在自由社会中所需要的行为方式。

剑桥大学的犯罪学大师法林顿也不主张把孩子送到监狱或类似机构,因为孩子进监狱,可能会有交叉感染的负面影响。

美国犯罪学家弗兰克指出“贴标签”会促使青少年变坏:“先是给他贴上坏的标签,把他的行为说成是违法犯罪行为,使个人对这种标签的说法产生认同,同时,社区又将他们与正常的少年儿童隔离,不让自己的孩子与这些‘坏孩子’交往,不断谈论这些坏孩子的邪恶行为,把他描述成一个邪恶的人,让他自己知道他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结果,他就在周围人的消极反应中变得越来越坏,真的成为人们所描述的那种‘坏’人了。”

上述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武彬则分析道:一些少年犯本来只是因交友不慎或一时冲动犯了案,在监狱里却会受到同号犯人的“污染”,等释放时已经变得“五毒俱全”;坐牢的经历会成为一些未成年人炫耀的“资本”;释放后赋闲在家,容易再次和不良朋友交往。【我注:这里我们不妨扩大为平时交友,如果与不良者为伍,而家长不加制止,也是会如此不堪的效果。】


 

少管所对青少年犯罪人的改造作用有限

02
重惩罚轻教育,让李冠丰再犯的可能性增大
为了减少未成年人再犯率,国外普遍重教育轻惩罚

既然未成年人的不良“个性”是导致其犯罪的重要因素,而“个性”的形成又主要源于家庭教育,所以改变不当的家庭教育就成了治本之策。“如果父母扮演不好角色,子女违法犯罪的几率就会大大上升。”法林顿教授说,在英国更强调父母的作用,如果孩子被逮捕,父母就要进父母学校,学习如何教育孩子。2006年英国做了一个家长培训项目,找了141个3到8岁的孩子分成控制组和实验组;实验组的父母,要通过看录像、讨论等方式接受教育培训;经过长期的观察,发现实验组孩子的反社会行为明显减少。…[详细]

社区协助也是帮助问题少年改造“个性”的有效方式。我国香港地区推出了“社区为本”的自新计划,其中包括“感化令”、“社会服务令”和“社区志愿服务计划”等,实践证明在1995年至1998年3年中接受社区服务的犯罪青少年再犯率在828人中只有31人,占3.7%,成效颇为显著。

在美国密苏里州1995年的一项评估中,176个少年犯(平均年龄为14岁)随机分配接受多方面教育改造和传统的监禁改造,四年之后,前者中有29%被再次逮捕,后者中却有74%被再次逮捕。

由于侧重教育比侧重惩罚对问题少年的改造更有效,所以国际上对于未成年罪犯的处理普遍实行非刑事化、非监禁化和轻刑化。…[详细]

我注:我们的教育看来,显然是非科学性,是“重处罚,轻教育”的。这给我们教育工作者,在做教育,特别是做政教工作或班主任工作时,是有启发的。】


李冠丰接受的却是重惩罚轻教育
       李冠丰打人后,未经审判就被警方“认定”构成寻性滋事罪,决定收容教养一年。一个15岁的少年未经任何审判就被剥夺了一年的自由,这样的处理方式可谓简单粗暴,颇有应付民意之嫌。然而人们仍不满意,今日话题的调查显示82%的人认为处罚还轻。另一边,媒体把李冠丰的各种“无码”照片曝光了个底朝天,本应被严格保护的未成年人隐私完全泄露了。【我注:我们要新闻自由、网络自由,但眼下新闻、网络,只重功利,不顾对青少年的教育或负面效果,使教育环境太恶劣,实在是国家、民族之患。

可以说,李冠丰承受了偏重的惩罚,这种惩罚是由民意推动的。为什么人们这么憎恶李冠丰呢?实际上,憎恶李冠丰只是表面,背后是人们早就对李冠丰父辈们的身份心存不满,【我注:社会不公平,仇富,也使一些无辜人“中枪”!】而李冠丰利用了父辈们的身份耀武扬威——比如其驾驶那辆带有人民大会堂出入证的宝马车横冲直撞,自然把人们对其父辈们身份的不满承接到了自己肩上。

但无论如何,让一个未成年人代父受过是不应该的,对李冠丰的处罚不应考虑背景。2011年的处罚偏重,如前所述,这种偏重只会增大李冠丰再犯案的概率。

惩罚是有了,可通过打人事件,李冠丰又得到了多少教育呢?据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武彬介绍,各相关部门对青少年罪犯的人格转化重视远远不够,所谓帮助教育是以程式化帮助、套路说教为主,对未成年人的个人情况和心理状况知之甚少。这样的教育枯燥生硬,未成年人根本听不进去,甚至会产生更大的抵触心理,收效甚微。…[详细]


结语
     不妨利用李冠丰再涉案带来的轰动效应,好好反思一下中国处理未成年人犯罪的方式,以及探索减少未成年人重新犯罪的办法。

是什么,使李双江之子从美好少年变得如此丑陋? - hzyhjszx - 径中博

 

李双江之子案折射出教育缺失
王旭明
 
       像李双江之子这样撞过人被劳教、现在又涉嫌轮奸的案例的确少见。在这罕见案例背后隐藏着、或者说这一罕见事实折射出的是教育的很多缺失,作为我和每一个教育工作者,都应该深思并拷问下自己的良心。
     毫无疑问,李双江之子案是失败的家庭教育的典型案例。我们现在无法全面知道李双江夫妇是如何教育孩子的,但从媒体曝光的情况可略知一二。
    2011年3月6日,李双江在新华网访谈中说:“我儿子天赋好,但我们现在不逼他。他喜欢运动、喜欢交朋友,电脑在他手里我看就像弹钢琴一样,他思维非常灵敏,英语单词随便就能记几千个。这代人是我们的希望。所以我们的下一代我认为了不得,我非常高兴。孩子总归学不坏,因为我们所给他的东西都是正面的东西。”记者问及,“你会打他吗?”李双江说:“不打,舍不得,有时真想打,但不能打,劝说,我们吓唬一下。还没有打,自己的眼泪先掉下来了。”2011年2月份,李双江夫妇在做客《鲁豫有约》中表示,李双江对儿子很宠溺,而母亲梦鸽则扮演了严母的角色。“你不能要求孩子什么都好”,这是李双江在节目中的原话。而母亲梦鸽则对儿子的要求很高,两人曾因为教育问题有过分歧。李双江认为,儿子在青春期叛逆较为正常,有时候不能太着急。李双江的种种表态充满了“老来得子”之喜和对儿子的娇纵任性,从未反思或者正眼看过儿子身上的缺点,儿子在他眼里全部都是优点,没有半点瑕疵。作为严母的梦鸽又是如何教导孩子呢?有段视频值得特别注意。那是李子七岁时跟着父母上电视节目,大秀爱国。主持人问他周杰伦、谢霆锋、F4是谁,一概不知道;而当问他江姐、韩英、蒲志高时,他却如数家珍,当场被主持人赞为“根正苗红”的孩子。
        我们不说别的,就从李双江夫妇在孩子很小、很早的时候就时有媒体曝光,李夫妇到电视台谈论他们育人经验以及李子在外种种张狂表现等侧面看,从李夫妇进行的所谓正面教育看,李双江夫妇就是典型的家庭教育失败。所以说失败,其子二进宫的结果当然是最有力的说明,而反观李子成长过程和父母对其教育影响,则无不有力的说明,他们的家庭教育不仅违反孩子成长的基本规律,包括认知规律、情感规律和性格养成规律等,而且在促成孩子不健康心理以及骄纵行为直至涉嫌犯罪的过程中有意或无意的起到了推手的作用。
       同样毫无疑问的是,李双江之子案给学校教育提出了严峻的课题。尽管目前就李双江之子到底在哪所幼儿园、小学或初中、高中接受教育说法不一,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即李子接受教育的地方都是民间所传说、自己也到处标榜的好园、好校。这些好园好校当然也培养出了不少高考状元和各路英雄供炫耀和吹嘘,面对李子这样的极端恶劣的反面典型,是否也该反思一下。李子案不仅仅是对好园、好校的讽刺,而且还是对这所谓的“好”提出了严峻挑战。
       学校教育该警醒了。一是学校教育不能再以家庭背景、父母出身、收入多少和学习成绩甚至包括艺术特长、体育特长等作为衡量学生好坏优劣的唯一标准,忽视最根本、最重要、也是学生成长过程中最不可少的思想道德品质和心理健康培育了。二是长期以来学校教育过分强调拔尖、状元和优秀生教育,忽视作为一个合格公民应该具备的基本品质即底线教育的现象不能愈演愈烈了,李子案给我们敲响的警钟当长鸣。三是作为学校教育机构的管理者,不能只以培养多少优秀人才为荣、为炫耀,还要以培养了多少高低德、遇到点挫折就上吊自杀,甚至像李子这样骄纵跋扈危害社会的人为耻辱,为教训。从某种意义上说,学校教育培养出一批合格公民远比培养了几个好尖子和培养了几个坏尖子重要的多。
      学校如何减少、避免培养像李子这样的危害社会分子,这是全世界所有国家、所有学校共同面临的问题。从美国到欧洲多国发生的校园枪击案,枪手基本上都是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从日本的军国主义者到德国新纳粹党,还有各种各样的恐怖分子大多也都接受了良好教育。严峻啊!须知,把一切罪恶归咎于学校和一切罪恶均与学校无关都同样无知。对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教育来说,这就要求学校教育要不断改进和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当前要特别警惕假大空和官套废对孩子的恶劣影响,特别警惕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老子英雄儿好汉、开后门走关系等封建余毒对孩子的影响,让孩子在学校教育中得到更多正能量。
       还有一点,李双江之子案给我们的社会教育也提出了新的课题。什么是社会教育,这里是指学校和家庭以外的社会文化机构以及有关的社会团体或组织对社会成员所进行的教育。具体点说就是在人才培养的过程中,社会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分子为受教育者创造了哪些条件,营造了哪些氛围和产生了哪些效果。与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相比,社会教育更复杂、更缺少专业性、更不易被人们重视,但它无时无刻不在发挥着作用,影响着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的质量。
        从李双江之子成长过程看,除了其家庭教育失败和学校教育缺失之外,我们社会的其他方面难辞其咎。比如电视台,能不能不请或少请所谓成功人士谈论他们的所谓育人经验,能不能不让他们的私生活包括孩子过早曝光;比如2011年李双江之子第一次被拘留期间,李双江及其单位多人前往医院探望。李双江不是简单地以打人者家属身份、跟他妻子梦鸽前去“看望”,而是“一行数人”。陪同李去的有好几位是着军装的解放军艺术学院领导。当时李双江说了如下一些话语:“过两天我还来看望你,我会给你联系的。我如果来不了,我会请我的领导来商量,咱们这事情怎么办,一定办好。”陪同的领导干部,有如下一些帮腔的话,“……很关心你……今天来给你道个歉,你好好养……对,明天跟你联系……”。再比如,作为李子犯案地的某宾馆明明见到五男子同一女子开房间过夜,为何没有检查?如一男一女倒也情有可原,五男一女开一间房恐怕稍稍注意一点都可避免案件发生等等。社会教育当然还远远不止这些,眼下我们的社会教育还面临一个既现实又严峻的问题:公众普遍质疑的李子第一次作案和第二次作案时到底是不是未成年人,以及这一次受害者究竟是不是未成年人的问题,有关部门应该给予公正的回答。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这次再有人通过各种手段摆平而掩盖真相,未来的李双江之子完全有可能成为更大的罪犯,甚至成为当代希特勒。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当我们过度消费李双江夫妇们的同时,当我们过度崇尚李双江夫妇们官位头衔的同时,当我们过度给李双江夫妇们这样的人士开绿灯创造条件的同时,实际上也埋下了其子或其孙子畸形发展的后患。
        李双江之子再犯案给人的启示是多方面的。至少,我们应该认识到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是一个完整的教育方阵,也是人才培养不可或缺的三个方面。如果我们对李双江之子案仅仅停留在法律审判、道义谴责和媒体舆论的狂欢时,不仅于事无补,而且还将危及未来。只有在这一案件中,至少做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三维考察,才能从中吸取教训,调整完善和改变我们现在育人工作中的种种不足。为避免李子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做些实实在在又卓有成效的工作。
家庭教育别学李双江夫妇,学校教育别再迷信名园名校,社会教育要注意了:切莫毁了大人毁孩子,代代相毁难再悔!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