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径中博

风雨去也,彩虹霁月

 
 
 

日志

 
 
关于我

"径",路也。 “径中”,亦为“事业路、人生路中”,一路前行,尝多个中多味, 本博主,中高,学科带头人,名师班学员,20余年教历,课改20年,曾赴南昌学习“张富教学法”,见过“名师名校”颇多,有一点点语文见解,也参与学校管理,于农村教育现实“窘境”中开本博以一抒已见,亦为语文课堂教学的网络平台。

网易考拉推荐

乡愁新意  

2015-03-25 14:26:20|  分类: 美文荐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荐语:乡愁,远在他乡、多时未回家的人对故乡、亲人的思念,是对成长的一种回忆。古今多少乡愁之作,但随着农村城镇化,以及大拆大建,我们找不到年少的影……自硬皮来的“乡愁”定义,正在发生改变-----那么我们在教学乡愁文章时,是否也会引导学生去找一找“已远去”的“难找的”乡愁呢?

“情更怯”,只因乡愁难抹去 ——访《一位博士生的返乡笔记》作者王磊光

                                                 彭德倩

  有故乡的人回到故乡,没有故乡的人走向远方”、“我很庆幸我有故乡,可以随时回去,尤其可以回家乡过年。因为我的根在那里,我的亲人在那里,我的生活经验和记忆在那里……”这个春节,很多人读了《一位博士生的返乡笔记》。

 

  其中对农村青年婚姻经济压力、亲情疏淡的描写,以及“知识的无力感”,引来褒贬不一:“感同身受”、“真够酸的”、“想说很多又说不出”……饱受热议之际,文章作者、上海大学文学院博士研究生王磊光,正在大别山区王家的家里安心过年。

 

  近年,为何情更怯?许多人读完后依然想追问,昨天中午记者连线王磊光寻求答案。

 

  “新的还没完善起来”

 

  很少有人知道,这篇文章原本是一篇发言稿,原标题就是《近年情更怯》。21,在上海图书馆举行的“我们的城市”论坛上,王磊光受邀做了15分钟演讲,讲完后,在一旁的师兄告诉他,有个女听众哭了,一直在擦眼泪。“大家拜年,不再是为了亲戚间互相走动,馈赠礼物,交流感情,而只是为了完成传统和长辈交代的一项任务”,“为死者守丧和送葬,在农村反而成了村里人团聚和交流的一个契机。这也是我在家乡看到的唯一能够让大家团聚的方式”,“没有来得及为父母养老送终,成为许多人终身的悔恨”……

 

  与那天的女听众一样,许多人读到文章后被这样的文字和内容打动。王磊光觉得,那是因为记录的东西引起了人心中的共鸣,“中国说到底还是乡土社会,即使城市越来越多,即使许多农民变成了市民,或者来到城市学习、工作,乡土情结依然在,我想,说‘感同身受’的人,或许与我有着类似的见闻和感触”。

 

  自从开始文化研究领域的学习,受导师王晓明教授的影响,他习惯于用笔随时记录,这篇引起热议的文章,包含着几年的积累。“这几年,村里的自然环境不断改善,但我对家乡确实有一点失望”,王磊光说,随着经济的发展、外部环境的改变,乡村旧的文化、社会秩序似乎已经被破坏了,与此同时,新的秩序还没来得及完善。

 

乡愁是对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无法理性言说”的乡愁

  近年情更怯,究竟怯什么?电话那头,王磊光沉默了很久,“我无法用理性来言说、表达”。

 

  “过年了,在外的人,能回来的都回来了,会面对各种各样的状况……”他说,每一年回乡,眼看着家里的长辈一年比一年衰老,是一种怕。更令他难受的,是看到村里孤寡老人、女儿远嫁或子女打工的老者无助的样子、在风中摇摇欲坠的样子,那是另一种怕。“平时看不到这些、听不到这些,还可以不想,可回来了,这些就会毫无阻挡地出现在面前,躲不了也逃不开。这时候,心里就难受得很”。他很想呼吁,中国已经逐步进入老龄化社会,在农村许多地方,进一步完善老人保障机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文章见诸媒体的第一天,王磊光就看到许多由此引发的尖锐讨论,而此后就再没关注过爆发式增长的争鸣,“有些我觉得是断章取义,曲解了本意,有点委屈,但我也没有办法,不想回应什么,因为不管写什么,传播后都会有各种声音出现”。

 

  “希望家乡能变得更好”

 

  腊月十八乘上绿皮车回到大别山中的家,骑着摩托车去镇上采买年货,四处走亲戚拜年,王磊光的这个新年,与过去一样,又不一样。除夕开始,他就不断接到朋友、以前当老师时学生的电话,他才知道自己的文章在网上、在微信中火了,而身边的长辈子侄,至今无人知晓。

 

  这几天,有媒体因为版权原因删除了文章链接,朋友专门打电话来问,“怎么点不开了?”而他对农村社会的一些“白描”,更令友人为他担忧,被“父母官”看到了,要紧吗?

 

  “我不担心”,王磊光觉得,自己记录的并不是个例。对于引发的“爆红”和争议,他也并不在意。在王磊光看来,自己只是记录了一部分人同样看到、听到、想到的事。至于“出名”,只不过是因为“撞进了一次媒体事件”。

 

  电话那头,这位“80后”博士生的声音始终有些颤抖,甚至采访一开始,他还提出,怕自己太紧张,能不能用书面形式。面对网上“不认同家乡”的质疑,他有些难过,“怎么会?我的根在这里。将所有这些付诸文字,只是希望家乡能变得更好,我也相信,这个期待一定会实现”。

   乡愁新意 - hzyhjszx - 径中博 1 2  
乡愁新意 - hzyhjszx - 径中博
 
乡愁是对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    

2015-03-14
乡愁新意 - hzyhjszx - 径中博

  本报评论员 魏英杰

  浙江新闻名专栏

  乡愁是一个高频词。好多年前,有人就喊出“每一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表达了浓浓的乡愁意识。每到年关,随着外出就业大军的“钟摆”晃回故乡,总有人在抱怨与怀旧中感慨乡愁无可寄托。而如今,乡愁更是进入了国家叙事,成为新一轮城镇化的情感指标。

  今年春节期间,有媒体发表了一名上海博士生的返乡笔记,又一次引起乡愁的骚动。从行文看,作者仍未摆脱对家乡的惯性怀旧与对现实的批评。从交通到亲情到传统习俗混搭批了一通后,作者更多感到的是一种“知识的无力感”。当作者说自己“无法用理性来言说、表达”这种乡愁的时候,这位博士生在故乡面前的身份也不过是一个游子和过客。这种爱怨交织的疏离感,和多数出门在外的人,并无多少区别。

  当然,我本意不在于批评这篇文章。在感性层面,多数人的乡愁何其相似,只不过地名换了,还有家乡的土特产和传统美食不一样而已。特别是在工业化、城镇化大潮的裹挟下,许多人家乡的变迁其实有着一样的内在逻辑。土地被征用了、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亲情淡漠了、亲友变势利了、新生代都不认识了……这些问题菜单,总有几样让一个乡愁患者夜半难眠,在陌生的故土碎碎念。

  在这些问题上,我也没少吐槽。远的不说,今年春节回家,开着租来的车子往家里赶,明明知道离家只有三两公里了,愣是被新架设的高架和刚开通的地下通道给搞糊涂了。到了村口,居然差点找不到进村的路。抬眼一看,村马路对面新盖了不少高楼,什么城市综合体、高级住宅区,全来了。半夜站在楼顶阳台,望着被霓虹灯照耀得亮闪闪的村庄,忍不住兴起“此乡非吾乡”之感。

  但这难道就是乡愁的全部内涵吗?其实不是。乡愁固然是一种怀旧,但怀旧并不是为了回到过去。你瞧,原来我坐在屋顶,一眼望去是一大片稻田,脑海里还能想起初中女同学骑着自行车从村口马路经过的画面;而如今,却只能看到遮挡住天际线的高楼,以及被挖得坑坑洼洼的工地。但这时候我还在想,村子什么时候拆迁,以及拆迁后这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过去已经回不去了,人在怀旧的同时,难免不自觉地想到未来的路。

  就此而言,乡愁还蕴含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许多人的记忆中,以往乡村虽然有贫穷落后,却不乏美好一面。比如碧蓝的天空、清澈的河水、温暖的乡情以及带着历史记忆的乡俗、文物。而在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这些美好事物被破坏了,连带充满温情的人生记忆也被连根拔起。乡愁不仅是因为人们怀念过去,而且更多是因为不满现实。人总是这样,一旦对现状有所不满,就会把过去想得无比完美,甚至自动抹除一些苦难的记忆。

  许多人反对的其实不是社会的进步,而是对“破坏性建设”的反思与批判,期望不要对乡村进行简单的大拆大建、过度开发,从而能够留住原先那些美好的东西,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只有看到乡愁背后的这种期待,对故乡才有更加宽阔的视野。也只有如此,乡愁才不会无可寄托,停留于无病呻吟的感伤,或者居高临下的审视。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